Créer mon blog M'identifier

萬千人海唯有你懂

Le 2 juin 2017, 08:42 dans Humeurs 0

萬千人海,不是所有的每次擦肩,都會回眸。不是所有的相遇,都能相伴走到永遠。懂你的人,即便隻言片語,也能滲透心靈,有一抹淡淡的甜。直到靈魂深處,有別樣的美。緣,哪怕相隔千山萬水,總有一天會抵達。

 

——題記

 

春天的風是柔和的,輕輕的拂過額頭時,溫和而又輕逸,緩步在這灼灼的春光裏,心怡靜而又清婉,就連那牆角一株翠綠小草,也在春風下歡快搖曳,心中更添一份愉悅和舒暢。甜美的感覺,如那淡淡的花香輕輕縈繞在心間。

 

春光怡人,透著淺淺清新氣息,天空湛藍,園地青綠清香,看著這一片靜謐美好,心中那一份淺淺的念,不由湧上心頭,那刻骨銘心的愛,念念不忘的情,不分季節,不分歲月,總是綿柔的繾綣在內心深處。伴隨著走過一季又一季的春花秋月。當一個人沉寂時,心中那種幸福甜美的感覺,也會氤氳在眼眸裏。

 

總覺得愛是有香氣的,是酌入靈魂的那種淡淡的幽香,滲透到心骨。愛也與疼痛一起纏綿。無論身處何地,心中那份淺淺的隱痛,深深的思念,總也揮之不去,難以忘卻。一抹淡淡的憂,是眉間心上的一縷愁思。我一直把愛的香息纏繞在一朵花香上,別在胸前,在這溫婉的春天裏一起芳菲。暖陽下更加灼灼生情,從此心中更多一份明媚與安妥。有愛在,心是柔軟的,馨香的,那種芬芳在血液裏流淌,直到慢慢沉醉。

 

早春的風,有薄薄的涼。從沉睡中剛剛清醒,似還在那甜甜的夢囈裏,唇角在微漾著幸福。簡潔的春裝,在晨風中輕盈,飄逸,微涼的風透著清新的氣息,嗅著青植的醇香與花蕾的清芬,沐浴在春的氣息裏,看遍地株株綠草,含苞待放的花蕾。心中甚是喜悅,一份柔媚,一抹淺笑清晰的寫意在微微上揚的唇角,臉頰。

 

徜徉在晨風的春光裏,溫暖的心溢滿了絲絲情愫。看著枝頭那朵朵將要綻放的花蕾,多想以一朵花的姿態,搖曳出獨有的芬芳。如情竇初開的少女,嬌俏清純,低眉含羞,楚楚可人。

 

縈繞著淡淡的幽香,攜著清淺溫婉的春韻,走在春天的路上,一份愜意伴著爛漫的春色,盛放成姹紫嫣紅。把 心中的所念所想,輕輕的在一紙書箋上寫下,幾行清麗,溫暖的小字。讓這淺淺的墨香滴落在纖細的指韻下,一直都是如此,把思念深深鐫刻在內心深處,不想讓它肆意流淌,不想讓憂傷微漾在眉間。

 

喜歡春天的美麗,次第綻放一樹樹馨香的花朵 ,置身在花的海洋裏,緊鎖的心門,也似在慢慢打開,心緒也在放逐,飛揚。沐浴在花海裏,猶如沐浴在愛的海洋裏,所有的甜蜜往事,如同就在眼前,說過的話,一直銘記在心。

 

春天的景色是明媚的,春天的花是芬芳的。看陌上花開,一朵朵素雅的小花,在一片綠油油的青草間,暈染著清香。微風拂過,大自然的清新氣息令人陶醉,滴滴清露在陽光下晶瑩剔透,熠熠生輝。你說,待到春光明媚,春花爛漫時,你便牽我的手,看陌上花開,那素淡的花兒已經在綻放,我亦在陌上靜靜等待,等你在紫陌紅塵深深處。

 

時常站在窗前,感受一米陽光的溫暖,總覺,你那似水柔情的話語時刻在我耳畔念起,心中有無限的溫暖,也一直在想,如若此時,你在我身邊該有多好,可以一起沐浴在溫暖的陽光下,徜徉在柔和的春風中,窗外,飄進朵朵花香,清脆的鳥鳴,靜靜的眸光相互對視,不說話,也是如此的美好。喜歡安靜的在一隅讀書,寫字。都說,腹有詩書氣自華,總會散發淡淡的墨香和淺淺的幽香。江南的水鄉養就了一個靈秀,有著唐風宋雨的婉約,賦予詩意的女子,那淡雅的清韻,坐似一幅畫,站似一朵娉婷清雅的蓮。超然,清幽的神韻,是那樣的端莊,高雅。

 

光陰在消磨著歲月,塵世依舊再喧囂,總擋不住心中那份深入靈魂的愛戀。時有淡淡的清愁掠過眉梢,心中那份眷戀的相思,那個思念的遠方,徘徊在疼痛的惆悵中,一次次在夢境中失落。王維的一首《相思》,讀了一遍又一遍,“紅豆生南國,春來發幾枝。願君多採擷,此物最相思”。我願君和我一起在春天播種,秋天收穫,這樣,應是最幸福的。

 

春在季節裏,一天天加深,已是落英繽紛,草長鶯飛,可以一起去踏青遠遊。你說喜歡江南水鄉,在這煙雨多情的季節,那幅小橋流水人家,煙雨江南,清晰的畫面一直駐足在心間。聽烏篷船咿呀的搖擼聲,蕩起那綠水微波,在春陽下瑩瑩閃亮,水面上薄煙嫋繞,岸堤上,柳絲如煙,微波倒影著垂柳,搖曳著婀娜多姿。

 

江南素淡輕柔的水 養就了一顆柔軟多情的心,看一花一草都會很憐愛,疼惜。緩緩輕盈漫步,木雕鏤空花窗,散發悠悠古韻氣息,一根翠綠常春藤爬上窗格在節節延伸。更增添了春天豐富色彩和韻味。

 

喜歡安靜,恬淡。與大自然的親近,心境會越發的沉靜,平淡。看淡塵世間的許多紛擾與浮躁。保持一顆純淨質樸的心靈。不要讓更多的塵埃堆積,用素手寫素心。許多美好都是從一片純淨中才能深深體會到,感受那份愛的真諦。

 

如若,我是把靈秀與聰慧集於一身,寧靜溫婉的女子。你便是那個才疏意廣,儒雅俊朗,我一直朝思暮想等待的歸人。憑欄遠望,你歸來的方向,多想拂去眉間那輕輕漾起的清愁。看那遠方青瓦白牆隱沒在淡淡薄煙中,茂密的樹叢依稀可見。亭臺樓閣也在淡淡煙霧中若隱若現,水墨江南在淺淺的春韻中清清靜靜的暈染。

 

婉約如詩的江南,一幅幅丹青水墨的景圖,承載了多少美好夢幻的夢魘。看了又看,賞了又賞,讀不完的江南細細綿柔的情絲,寫不完的江南細雨如織 飄漫著紫丁香的悠悠漫長的雨巷。

 

都說,一方水土,滋養一方人。聽一淙淙涓涓細流,潺潺流水聲,洗滌內心的雜陳 ,讓靈魂更加純淨,清透。肆意放逐的心緒,也已沉寂妥帖。在小小軒窗下,任流年的時光荏苒,季節交替更迭。軒紙上寫下的情與念,在靜靜等待你來一起沉浸,賞讀字字珠璣,字字含香,字字含愛。因為,萬千人海,不是所有的每次擦肩,都會回眸。不是所有的相遇,都能相伴走到永遠。正如此,你懂我,我亦懂你,即便隻言片語,也能滲透心靈,直到靈魂,感受其中甜美。緣,哪怕相隔千山萬水,總有一天會抵達。

想說堅強不容易

Le 23 mai 2017, 08:37 dans Humeurs 0

跋涉在漫長的人生路上,難免會有風雨如晦的日子。當失敗冷漠無情地橫亙在面前,當痛苦猝不及防地敲響門扉,當災難的洪水沖毀了幸福的堤壩,想說堅強不容易!

 

雖然我們總說要堅強,說說容易,可真正做到卻並非易事。在各種挫折和苦難面前,人是那麼地無助,那麼地無奈,那麼地脆弱。

 

我們輕輕吟詠“江楓漁火對愁眠”時,是否能真正體會張繼落榜之後,仰望寥廓蒼穹和漫天星斗時的失落和惆悵呢?我們讚歎“十年生死兩茫茫”的真摯時,almo nature 狗糧是否真的能夠瞭解蘇軾失去愛妻後的痛徹心扉和蝕骨思念呢?我們誦讀“尋尋覓覓,冷冷清清,淒淒慘慘戚戚”時,是否真的能夠體會李清照家國俱喪後的悲愴和孤獨呢?

 

有誰知道,張愛玲在為愛情低到塵埃裏卻遭遇背叛時的悽愴?有誰知道,史鐵生在失去雙腿後在地壇的樹林中靜坐時灑下多少心酸的淚水?

 

也許真的,我們只是讚歎他們詩詞的經典美妙,讚歎他們文章的精妙感人,卻觸摸不到他們內心的那份真實。這個世界,總有太多的猝不及防,有太多的心力交瘁,有太多的悲痛欲絕。

 

我們不是歲月的勇者,經不起歲月滄桑的蹂躪,付不起歲月流逝的代價。我們是曾經對自己千叮萬囑,要堅強,要微笑。可當痛苦來臨時,眼淚總是在黑夜裏悄悄打濕枕巾,心緒總是在寂寞的角落被洇染成黯淡的灰褐色。

 

並不是每一個都堅毅似鐵,也不是每一個人都冷漠如冰。再堅強的人,再冷靜的人,站在苦難和痛苦面前,也難以拒絕眼淚和酸楚的氾濫。“男兒有淚不輕彈,只是未到傷心時”,當身陷痛苦的深淵時,想說堅強不容易!

 

“月有陰晴圓缺,人有悲歡離合”,如水歲月會淌平很多東西,許多人走著走著就散了,曾經的愛人在歲月的拐角處轉身成為路人,曾經的情誼在歲月的長空裏風流雲散。所以,不要輕易去試驗人心,不要輕易去檢測自己在別人心目中的地位,否則,很可能會遭遇赫爾墨斯的尷尬和失落。當昔日的情誼已疏離,學會放手是一種灑脫,也是一種智慧。

 

一路跌跌撞撞地走來,看到太多的難以接受和始料未及。也許是太多愁善感了,每當在醫院的走廊看到痛苦呻吟的病人,心總是揪得緊緊的,縱然知道生老病死是誰都無法擺脫的宿命,可誰不希望歲月靜好,流年安度呢?病痛的肆虐,almo nature 狗糧家人的無助,都狠狠地撞擊著脆弱的心扉。

 

其實,無論我們願不願意接受,有些現實是無法改變的,坦然接受會讓心情更加明朗,會讓未來的路更加通暢。失望、痛苦、哭泣並不能解決問題。如若沉溺其中,只會遮擋射入心扉的陽光,只能讓心靈更加晦暗。

 

如果不堅強,沒有人會替你堅強。我們可以在無人的角落哭泣,之後,還是要擦幹眼淚,盈一抹倔強的微笑,昂首,坦然面對一起。

 

有人說,“生活像一首歌那樣輕快流暢時,笑顏常開是易事;而在一切事都不妙時仍能微笑的人,是真正的樂觀。”

 

我不知道,此岸彼岸的距離到底有多遠,但我清楚:風雨兼程,是因為選擇了遠方。只要一步一步的走下去,總會有到達的一天。只要朝著目標心無旁騖、堅定不移地走下去,所有的美好都會如期而至。

 

始終相信,生活的上空不會總是陰雲密佈,今天的風雨也遮不住明天的太陽。相信生活不會虧待善良的人almo nature 貓糧,相信晦暗過後會是一派柳暗花明,相信所有的美好終會如期而至。

雪地鴻爪:帶路遇上新絲路

Le 15 mai 2017, 08:48 dans Humeurs 0

前幾年內地有部賣座電影《北京遇上西雅圖》,講述中國人到美國生活的故事,以大團圓結束。如今另一部中美互動大戲又上演,叫做「一帶一路」遇上「新絲路」,結局也已經寫在牆上。

 

一帶一路峰會今日在北京開幕,共有二十九個國家元首或首腦、一百三十多個國家的一千五百名代表、全球四千多名記者參與盛會,這是中國今年在外交領域的重頭戲,也是國際關注的焦點。數年前中國倡導「一帶一路」戰略時,收細毛孔國際社會多有懷疑,部分不友好國家更是冷嘲熱諷,全力破壞;幾年過去了,一帶一路披荊斬棘,乘風破浪,得到國際社會的認同及愈來愈多國家的支持。代表日本政府參與會議的自民黨二號人物二階俊博是這麼說的:對一帶一路取得的進展感到震驚,日本將提供全力協助中國辦好此次峰會。連日本人也坐不住了,也想分杯羹,大腸癌 復發足證一帶一路的魅力沒法擋。

 

此時此刻,還有人記得「新絲路」嗎?新絲路計劃由美國前國務卿希拉妮於二○一一年提出,具體而言,就是以阿富汗為中心,整合中亞國家的經濟政治及外交資源,使其成為奧巴馬「亞太再平衡」戰略的組成部分,從西部包圍中國。問題是,美國心有餘而力不足,具體措施欠奉,加上地理距離遙遠,該計劃一直不見起色。到了特朗普上台,大腸癌口服標靶藥大搞孤立主義,新絲路也就理所當然淪為歷史名詞。

 

一帶一路起飛,新絲路沉寂,中美影響力此長彼消於此可見端倪。

 

評論員 香桐仁

原文地址:http://orientaldaily.on.cc/cnt/news/20170514/00184_007.html

Voir la suite 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