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réer mon blog M'identifier

青春一直不曾遠去

Le 8 décembre 2017, 11:12 dans Humeurs 0

子仿佛夢裏都是笑著的,每一秒都是真實的瞬間,那是我們青春的伊始。——題記

我們數年的朝夕相伴,從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被擠出該有的距離。傻傻的執著,淡淡的信仰,為著明天邁出一步又一步的腳印。就這樣,我們走得很遠很遠。辛酸、淚水,讓我們風雨同舟。我們回頭看,看見了足跡相影成蝶,,也看見了眼眸冰冷黯淡。

別人不會理解我們,就像塞北讀不懂江南,數千年的融合終究還是南北分隔。於是,各自獨立、各自生存,對於我們付出的、在意的,他們是那樣的不美文屑。靜靜地,無視別人的眼光,尋求著寒風暴雨中那短暫的陽光。雖然短暫,卻是人生中最閃耀的時光,因為這段歲月叫做青春。

青春裏,有過淚水、有過微笑,含淚微笑搖擺著芸香折扇,抒寫著絢麗青春。我們盡情揮灑一生中最繁華的歲月,縱使夕陽的到來,青春也不會遠離。

記憶中:

那一年的雨天,我們撐著雨傘,不及我高,卻努力的舉過我的頭頂,為我遮擋雨傘外的漂泊。

那一年的晴天,我們外出遊玩,嬉戲、打鬧,在耀眼的光芒下追逐,笑的是那么燦爛。

那一年很稚嫩,那一年很唯美。那一年如今僅僅是記憶而已,卻一直延續著那份激情,那份自信。因為自信,總是顯得是那么美麗,笑容或許有些皺紋,那是我們青春的斑斕,青春的足跡。

那一年的今天、今天的那一年,青春一直不曾遠去…

臉輕輕碰觸那柔軟的花瓣

Le 20 novembre 2017, 04:51 dans Humeurs 0

雨後的荷葉,那般的翠綠,那般的晶瑩剔透;雨後的荷花那般的嬌羞迷人,那般的純淨潔白。美麗高尚,高潔無華,寧靜致遠,你的心被這景致深深打動,一切的煩惱與不快早就拋到九霄雲外。

 

你靜靜欣賞著,深深的陶醉著,在你的筆下,你這樣寫著:煙雨後的荷塘,煙雨後的自己,原來可以如此愉快的融為一體,它給我帶了未曾感受過的心境的平和,心境的美麗,心靈的升華:五月的煙雨圖,憂又怎樣;悲又怎樣;愁又怎樣?!

 

時光如梭,深秋已至,荷塘滿眼的破敗之象。有的荷葉已經徹底枯萎,像一塊褐色的殘舊的抹布,掛在彎了腰的荷枝上,一動也不動,垂頭喪氣的,了無生機;有的荷葉更加奄奄一息,已掉落到水中,剩下那綠色的枝條頂著蓮蓬,孤零零地守著即將掉入地平線的殘陽;有的荷葉,綠不綠,黃不黃的,黃綠相間,甚是難看,看來,生命力如此頑強的荷葉,終究也逃不過季節的變更;有的荷葉,飄浮在水面,上面的紋路像爬滿了一條條橫七豎八的蟲子,真的是“只可遠觀,不可近賞”。

 

雖然一目而過的是如此不堪的景象,可你並沒有放棄尋找生的希望。細看,那挨挨擠擠的毫無生氣的荷葉中,有不少綠意盎然的荷葉在向著我們點頭微笑,有的巴掌大小,像兩片連在一起的大腦;有的像漏鬥,卷起那波浪似的發邊,有的像切開一半的蘋果,有的像小孩那又圓又大的屁股,看起來它們也是有點可愛的。

 

水面上,呀,瞧,荷葉底下藏著一條黃鱔,一動也不動,光顧著吐著水泡,一個,兩個,三個,看呀,它的嘴一張一合,在幹嘛呀,在呼吸這悶熱的空氣?突然起了一絲風,水草悠悠地在池中搖蕩。幾只蜻蜓迅速地飛過,飛快地振動著翅膀,仔細一看,它們在碧綠的水面掠過,泛起一點點暈圈。幾只黑色的鳥兒,在荷塘上低回盤旋,莫非它們流連這沒有荷花,荷葉狼藉的秋日荷塘?

 

不可逾越的红线

Le 16 novembre 2017, 08:59 dans Humeurs 0

大学是国人最后的一片精神圣地,虽然被经济社会发展的负面因素影响,渐显颓意和靡态,一些问题一再曝光,但他仍是国人精神上的最后一块圣地,不容置疑!

 

  学而优则仕,入仕由考,无论是历史以来的科举还是现在的国考,都是贫寒子弟寄予厚望的公平期盼。入大学必须经高考,但缘何众多人会抨击高考制度,除理性缺失外,确还有亟待完善之处。

 

  高考制度出台的本意即为公平,也是众多学子面临公正公平选才可能遇到的唯一手段和最后办法,或许考试的制度和考试的内容还有待完善,但高考表现出的扬善向上主流是不容歪曲的。如果逾越了高考这条红线,道德将会被彻底沦丧,公平将无处可言。

 

  无可回避,问题并没有出在高考本身,而是出在高考背后的那些相关配套制度上。

 

  户藉,已以为高考制度的最大红利。全国人大代表李光宇指出:河南人口占全国十叁分之一,在国家财政扶持的39所985工程大学、100所211工程大学里,河南人民却远没有享受到应有的十叁分之一;北大清华等985、211名校的校园里,河南录取比例仅为北京的二十分之一,河南孩子十叁分之一席位的缺位,饱含地域歧视!

 

  全国政协委员王平语出惊人:不要鼓励农村孩子上大学,因为回不去家乡是悲剧!王平委员道出了户藉无奈的真象。但是凭户藉定终身,社会发展到了现在,还要为孩子的出身打下阶级的烙印吗?出身农村就该终身锁在农村,北京的高贵就应终身高贵吗?人口的双向流动,难道仅止于农村对城市的向往,城市不能屈尊流向农村吗?

 

  非京藉的学生只能参加北京的高职类院校招生,我不知道这是谁想到的应急之举。没有全国人民的支撑,若大北京如何支撑众多人口的吃穿住行,哪怕是所谓北京户藉那部分人口的保障。拿着全国的红利谋一域利欲,心得蒙多大才能支撑如此厚颜的议案。

 

Voir la suite 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