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上生明月,天涯共此時。情人怨遙夜,竟夕起相思。

 

滅燭憐光滿,披衣覺露滋。不堪盈手贈,還寢夢佳期。

 

——《望月懷遠》唐·張九齡

 

時值金秋九月,不覺又一年中秋匆匆來臨,在家家戶戶忙著送禮省親、添酒置食、喜慶團圓之際,身在異鄉的我也不由得想起了家鄉的親友,腦海亦莫名浮現出張九齡那首《望月懷遠》的詩來。心念到末尾一句,一詩終了脫髮洗頭水,餘韻卻蕩漾難休,不禁心生恍然。

 

此時耳畔還戚戚地奏著一首古箏名曲,也不知哪戶人家有此雅興?但隨著時急時緩、時沉時輕、時喜時憂的錚然之聲入耳,一股滿懷思愁的悵然之情逕自油然而生,欲隨著詩中情境將我吞沒。我反復品嚼著三兩佳句,越發覺得心中有千思萬緒被一一勾起。

 

雖身處新潮盛世之下,卻忍不住要設身處地,跟著詩人回到舊時望月思鄉懷人的情境裏去。大有同病相憐之感!

 

那時候的山遙路遠,才是真正的山遙路遠吧,可不是?背井離鄉,寄一封書信要耗個十天半月不算多,回一趟家鄉要盼個十年半載也未可知。

 

可是,綿綿思情該怎麼好好地寄託與宣洩?客旅他鄉,又該怎麼找尋與有情之人共鳴的事物,以寄寓心頭幾許渺渺情思?王建詩曰:

 

中庭地白樹棲鴉,冷露無聲濕桂花。

 

今夜月明人盡望,不知秋思落誰家。

 

——《十五夜望月》唐·王建

 

或許,也只有今夜皎潔如玉的明月罷?我好似看到詩人長袍加身,負手而立,在月圓之夜,空對著天海間一輪皓月吞咽著無盡的思念。

 

這時候的家鄉,應該也是金風送爽,皓月高懸的時節了吧?

 

應該也是人間天上,歌起舞旋,忙著舉杯對飲,共慶良夜了吧?

 

你看那高遠雋秀的清霄河漢間,玉兔東升,皎潔如鏡,清風徐徐吹來,柔雲悠悠浮動,更顯得高遠莫測;你看那浩瀚秀美的水天碧色中,有細密的月光輕披其上,遠山近水,亭臺樓閣全都銜著一層朦朧的面紗。

 

有滿腹經綸的佳人才子攜手同遊,歡聚在月光下吟詩作畫,精美的詩詞華章層出不窮;有琴棋書畫樣樣精妙的歌舞藝妓濃妝豔抹,穿得極為華貴地在樓蘭笙歌起舞,絲竹管弦聲聲響徹天宇;有攜著一家老小遊園賞月搬屋公司,在湖水邊放河燈許願的結髮夫妻,一個個眉開眼笑,喜樂融融。

 

長街上,燈火通明,遊人如織,處處是歡聲笑語。

 

可是,這不正與我孤零零望月興歎的境地相反麼?

 

忽然覺得胸口有股悶悶的詩情直要噴薄而出,欲將我滿腔心事焚散:

 

海上生明月,天涯共此時。罷了,也只有無邊胸臆化作的這一句能道明心中願景。我該是喜是憂才好?你看今晚的月色多美啊,遼闊無邊的大海上升起了一輪圓月,華光盛彩,潔若璞玉。此時此刻,我那遠在天涯海角的親友,是否也和我一樣遙望著同一輪明月?是否有設酒殺雞作食,捧著葡萄美酒,對著玉盤珍羞通宵達旦地暢飲高歌呢?

 

情人怨遙夜,竟夕起相思。多情之人總怨這漫漫長夜走得過於緩慢,教人整夜無法入眠卻偏偏把遠方的親友思念。不知有多少人能得以返鄉團聚了呢?鄉里人一定早早地打掃門庭,張燈結綵,置備酒食等著你們歸來吧?想問問家鄉的一切還好嗎,可有迎來新一年的豐收?鄉間的人事模樣也一定有了不少變化而越來越好了吧?

 

滅燭憐光滿,披衣覺露滋。我吹滅燭火,一個人靜靜地享受著滿屋子的月光,互憐互愛,倒也不覺淒寒。只是當我披衣徘徊在門外小亭或月影樹下,卻分明感覺得到夜露寒涼。為了驅趕更深露重的寒意,我回味著舊時賞花燈、聽社戲、遊西湖、吃月餅的鄉俗裏去,只希望借著殘存在腦海的那點憶念來溫存冷落的心扉,今夜可多想和你們一起賞月賦詩啊!

 

不堪盈手贈,還寢夢佳期。我空懷幾許宏願託付月光,欲將滿腔思情與你同享,也恨不得把美好的月色捧贈與你,可是山遙路遠,該怎麼相贈呢?還是安睡罷!也許還能在夢裏與你們相聚,那我也不用飽受這漂泊的勞苦,在萬家團圓、普天同慶的美好時節獨個兒相思無眠了。我的心意不能與你促膝長談,唯留筆下詩章與歲月同依同存。

 

無論如何,我也不能因為今夜的寥落而將思念一同泯滅啊。且讓好夢作美,讓我得以與親友團圓歡聚,共度良宵罷。

 

......

 

一詩讀畢,我擱筆凝思,久久未從詩人如江浪般濤濤的思愁中掙脫出來。

 

只是耳畔隱隱飄著鄰家古箏清越的鳴奏,我才恍惚轉神,原來今夜,在與詩人隔著千百年之遙的太平盛世裏,也到中秋佳節了。天上那輪明月那麼清圓秀美,今宵的美酒如此濃烈甘甜,我何苦偏要暗換時空,徒增思惱呢?

 

且讓我把酒臨風,隔過歷史長空,與詩人良宵共敘,一醉方休。

 

也舉杯與普天下所有羈旅他鄉,拼搏在外,未能與親友團聚的人兒好好喝上一杯。

 

不管今宵你我飄零何處、相思何人葡萄糖胺,我所有推心置腹的言語都濃縮在這一杯清甜甘冽的美酒之中了。